Stray 裡的貓貓太真實了,以致每次它死都是在折磨我......

新買的 DEFT PRO 比之前買的 Kensington Expert 好用 114514 倍。

昨晚夢里聞到死老鼠的氣味,難道跟我最近在玩 stray 有關…🤔

Yuki.N boosted

隔壁有学校正在搞新生军训,话筒里别的没有只听到了吼叫、命令和咆哮。
初中、高中、大学的入学军训我都参加过,站军姿、走正步、选拔特殊队员、拉歌比武、汇报演出,概莫能外。几十年的绑架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,短到一周,长到一个月,从无意义的消耗到没来由的力争上游、从为集体争光到挖空心思把好的一面呈现给主席台上打分的领导,他们用心良苦恨不得把洼地生存之道全教给你。用高尚的集体主义情操对你进行一套合法的体罚和精神虐待,说挫折教育都是给脸了,明明是服从教育、奴隶培训、狱风建设、韭菜指导。
想到八九后强制在北大、复旦铺开军事训练,想到这就是当代青少年所接受的最入脑最直观的意识形态宣传,对军训就更有千倍万倍的恨。

原來 Kalafina 的歌還有我沒有聽過的啊⋯

Yuki.N boosted

The more family reunion banquets I joined in, the more alienation of mind I felt.

Yuki.N boosted

看到東南大學出版社出了 Fluent Python 的第二版的影印版,好奇爲什麼要分開上下冊,第一版不就一本搞掂嗎,結果看了頁數,983 頁…… O'Reilly 出的那本居然是 1012 頁……

@zhao 這三點甚有共鳴,希望你不介意我摘抄下來作爲書籤用。

Yuki.N boosted

这段时间治愈我人生的三大事件:承认自己的平庸,接受永恒的孤独,认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一直爱你。

連簡單的腳本都不願意自己寫的領導猶如巨嬰。

Yuki.N boosted
Yuki.N boosted

『【白夜谈】2022年,谁还在看魔兽争霸比赛』
两个月前,我又开始看War3的比赛。
看了一段时间,总想为War3写点什么,可每次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。War3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无奈的电竞项目,一潭死水,自娱自乐,跟看主播打KOF似的,观众对它无比熟悉,但言尽于此。
我上学的时候沉迷过一段时间War3,那是2007年左右,差点玩得没大学上。很多人对War3的记忆也停留在了这个时期,Sky流、木瓜大战、WCG……比赛万众瞩目,又迅速衰落。后来我对War3不再关注,再次看相关比赛时已是2019年。
和中学时一起玩的同学聊起,原来对方也在看
2019年我之所以又开始看War3,初衷只是想搜一下曾经最喜欢的选手M……
阅读全文: :sys_link: yystv.cn/p/9642

#游研社 #yystv

他們之間發生矛盾從來沒考慮我們晚輩,但都會波及到我們左右為難。

Show thread
Show older
SN.Angry.Im

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: No ads,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, ethical design, and decentralization!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!